近两年,第一财经日报等多家媒体曝光了黄辉及其控制的公司涉及土地和房地产开发方面的多起违法行为,从媒体报道可见,黄辉与武汉市政府和规划部门的官员有着非同寻常的密切关系。

那么,2000年银城公司的资产被农行营业部剥离给长城武汉办后,庙山土地资产为何没及时过户给长城武汉办并合理地处置,而让陈燕鸿有得逞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