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李盈盈收到压岁钱后总是冲动消费,看到什么喜欢的就马上买,半个月之内就挥霍一空。大一时,她用压岁钱在网上买衣服和鞋花了近2000元,加上买化妆品,基本将压岁钱花个精光。冲动消费后,她后悔不已:“仔细想想,这些东西我也不缺,甚至有的买多了压根没用,现在还囤着。”

跨境电商领域研究者、深圳通拓科技集团合伙人李鹏博向《商学院》记者分析,购买界面不是特别符合中国人消费习惯是亚马逊在中国“水土不服”的体现之一。